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近期几个月集装箱在全球分布严重不均,部分地区严重不足,部分国家又严重积压。目前亚洲航运市场集装箱短缺现象尤为严重,此现象在中国尤为严重。 此前,集装箱航运公司取消了跨太平洋贸易的航行,7月和8月从亚洲进口到欧洲的货物也因封锁缓解而激增,这些因素使航运公司难以将集装箱运回亚洲,造成亚洲港口的集装箱可用性大幅下降,而一些美国和欧洲港口则面临着停留时间增加和港口拥堵的困扰。 全球前三大集装箱设备租赁公司的Textainer和Triton都表示,未来几个月集装箱还将继续短缺。 据集装箱设备租赁商Textainer称,在明年2月中旬之前,集装箱供需状况还难以恢复平衡,集装箱短缺将持续到2021年春节之后。 托运人将不得不保持耐心,并且可能还要为货物的海上运输支付至少五六个月的额外费用。集装箱市场的反弹已使海运费用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,这种情况似乎仍在继续,尤其是从亚洲到长滩和洛杉矶的跨太平洋航线。 日前,全球前三大集装箱设备租赁公司——Triton、Textainer和CAI International(CAI),在一场网络投资会议上,为机构投资者描绘了一幅消费需求强劲的图景。 有一种观点认为,美国今年的进口量如此之高,主要由于货主提前采购,因此货量将很快开始减少,并在年底前趋于温和。不过,集装箱设备租赁商并不太认同这一观点。 Triton就预计,今年第四季度,市场仍将升温,需求可能将一直持续到2021年中国春节期间(2021年2月中旬)。Triton还表示,全球几乎所有的集装箱,都是由中国的几家生产商制造。“目前,明年1月份的订单都已排满,制造商正在接受明年2月和3月的订单。”Triton进一步称:“北美地区消费者的需求持续强势,尤其是与家庭相关的产品。” 据了解,托运人通常会用40英尺集装箱运送较轻的货物,而用20英尺的集装箱运输较重的货物。Triton表示,40英尺的集装箱是目前市场中最紧缺的。该公司旗下这类集装箱的利用率,已接近100%。Textainer和CAI也称,从班轮公司的需求来看,集装箱制造业的火热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第一季度。 自7月以来,一系列因素推高了价格,严重影响供需平衡,最终使托运人面临运输成本高昂,航行次数过少,集装箱设备不足以及班轮准班率非常低的局面。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集装箱短缺,这促使马士基和赫伯罗特告知客户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平衡。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Textainer是全球主要集装箱租赁公司之一,也是最大的二手货柜卖方,专注于海上货物集装箱的采购、租赁和转售,将货柜箱出租给逾400家海运业者。该公司的市场营销高级副总裁Philippe Wendling认为,集装箱短缺可能还会持续四个月,直到明年2月。 目前,承运人很难将箱子运回亚洲的装货港口。例如,赫伯罗特(Hapag Lloyd)现在将仅在航行到达之前从中国仓库取回空集装箱,都需要等待8天。 相比之下,自10月1日起,对于通过费利克斯托进口或出口的所有亚洲集装箱,CMA CGM将对每个TEU收取150美元港口拥堵费。 集装箱可用性指数(CAx)从xChange数百万个数据点获取的数据中显示,CAx值大于0.5表示设备过剩,值小于0.5表示设备不足。 相比青岛港的CAx,我们会发现自第36周以来20DC,40DC和40HC的可用性急剧下降。在第41周的5周后,价格从0.7下降到0.35对于40个DC,对于40HCs从0.68至0.59,对于20个DC从0.66至0.44。 1.从集装箱可用性指数中,提到了中国青岛港口的可用性问题,从第36周的0.7下降到现在的0.35——低于0.5表示集装箱短缺。 2.另一方面,集装箱堆积在目的港,9月11日洛杉矶港40英尺集装箱的可用性为0.57,而第35周时为0.11。 目前航贸圈内朋友圈最多的话题就是:缺箱!缺箱!涨价!涨价!! 全球疫情仍在继续,航运业的压力也丝毫不减。值得注意的是北美港口的拥堵:未来数周(甚至数月)洛杉矶和长滩港口的集装箱船可能会面临进一步的延误。(详情查看文章:预警!北美两大港口拥堵严重!出货请注意!未来数周甚至数月面临延误) 在此提醒,各位货主货代朋友们,此次缺箱潮短期内预计不会消失,大家合理安排出货,提前通知安排订舱!另外,近期出口到美国各目的港也须注意,以免出现滞留滞留港口接收不及时而产生额外费用。

一项最新研究显示,全球疫情造成的航空业崩溃可能导致全球相关4600万个工作岗位消失。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,由于经营困难,日本亚洲航空公司近日已决定终止航空业务,这也是疫情暴发以来第一家将要退出日本市场的航空公司。日本亚航是由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公司联合多家日本企业在2014年成立的一家廉价航空。疫情暴发以来,这家公司今年4月全面停飞,直到8月才恢复了日本国内航线,但很快就宣布从本月开始再次全面停飞。 乘客人数大幅下滑是造成日本亚航经营困难的根本原因。日本亚航的注册资本金只有20亿日元(相当于人民币1.3亿元),很难长期应对资金短缺的局面。在决定退出市场之前,日本亚航也尝试了自救措施,今年6月就曾启动了面向所有员工的自愿离职计划,但大约300名员工最终只有两成愿意响应。 近日,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“航空运输行动组织”发表报告显示,到明年年初,全球与航空业相关的共计8800万个工作岗位中近4600万个可能会因为疫情被削减。也就是说,与航空业相关的失业人数将超过全行业就业人数的一半。 于是,这也催生出全球各大航空公司的“花式自救”。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泰国航空“卖油条自救”。 泰国航空公司代理总裁昌辛10月1日骄傲地宣布,最近他们公司拓展了在街头卖早餐油条的业务,每天收入至少40万至50万泰铢(1人民币约合 4.6泰铢),每个月为公司带来约1000万泰铢的销售额。求生欲爆棚 泰航拓展新业务——街头卖油条 据泰国世界日报,自从泰航总部开始充分利用航空厨房的优势赚钱后,泰航是隆办事处也随之行动起来,带来泰航的另一个卖点“泰航油条配紫薯羹”,广受消费者的好评,甚至有人从清晨5点开始排队购买,成为全城热点话题。 据介绍,泰航油条之所以深受大家喜爱,是因为发酵面粉的配方与众不同,并在热油中炸至饱满、金黄、酥香,搭配特制的紫薯羹营养又美味,每份油条+紫薯羹套餐售价50铢,里面有3个油条和1小杯紫薯羹,如果是搭配炼乳,则是30铢/份。泰航代理总裁:卖油条给公司带来了一丝希望 昌辛说,现在泰航油条和紫薯羹获得消费者的好评,泰航想要